母亲

2021-06-06作者:吴悦涵推荐访问:关于母亲的作文 写人的作文

  很早,母亲就起来了。

  天还迷糊地打着哈欠,清晨浮在乳色的雾里。

  隔壁的房间开门声响了,脚步声也缓缓地跟出来:近了,远了一一阵琐碎的嘈杂以大门压着嗓子的一声呻吟结束,母亲出门上班了。

  很迟,母亲还没睡下。

  洗衣机的呜咽,扫把的絮语,晾衣架上水滴参差的和声……

  母亲的左手收回来,右手便伸出去了。

  大钟唱起催眠曲来,母亲还忙着;邻家的灯全灭了,母来还忙着;寒冷的空气把天空染成深黑色,母亲还忙着。

  终于母亲的灯灭了,月亮也向云层里躲去。

  母亲和月亮一起睡着了。

  母亲的笔,几周就要天大换特换。

  母亲看的书上,圈圈点点如群蚁排衙,几乎没有什么空白的地方,有时实在写不下了,还得粘上一张便签纸。

  母亲有练字的习惯,一叠叠的方格本上,规整地排着一个个字体,列成严密的方阵。有这些字的本子,立在书架上也别有精神,带上了几分艺术气。

  母亲还得批作业,批了一本又要写评语,有时候还在笔记本上记着些什么。天复一天,备课,改作文,做题,母亲的笔又没了笔芯。

  母亲的生活和笔芯是分不开的,于是母来对它们的感情也不同导常了。母亲感谢那些笔芯,舍不得扔,把它们全收起来,整整齐齐地放进抽屉里——奇异的举动使我经过母亲的柜子时总要这放轻步子,生怕惊扰抽屉里埋葬的无数的笔芯。

  母亲忙里偷闲,就读故事。

  学校图书馆是她每周必去之处,每次都带着两三本故事出来,夜里和我一起细细地看:她比我更入迷,像是灵魂出窍到了另一个世界。有时她只是静坐着出神,影子在墙上镌刻着一动不动。

  “妈,你在这页半天没动了。”

  “妈?”

  “妈——”

  “唉,”我抬头,“妈在书里走丢了。”

  母亲没有抬起头来,她大概压根就没听见我的话。但在灯光里母亲笑了,轻轻地,像绵花糖化在咖啡里。

  母亲和灯火重叠在一起,灯火和书页溶解于一处,模糊了界限的那面墙,白花花的;这时也染上些血色。灯,明亮亮的;在墙上投下温柔的黄晕,房间里隐隐约的像镀着一层金。

  母亲看着灯光下的故事,我看着灯火里的母亲。

  母亲有时候就像个孩子,长也长不大。

  当她走过街角的糖果店时,总要捧回一堆来,和我一人一平“分赃物”时会”赖”着多要几颗。

  我总是忍不往笑出声,抓起一把塞进她手里,看她受宠若惊的神情:”妈,你满二十吗?”

  “一直到现在,你妈我永远十八!”

  以后,也会是这祥吧。

  也许,时间会侵蚀她的容颜,岁月会消磨她的青春。也许,“奶奶”代替“妈妈”成了她新的称谓,但她仍是那个少女,从未老去。

本作文地址:
作文投稿